日本美女神谷姬:方以智父子詩文欣賞

2017-09-12 來源:方以智年譜 瀏覽次數: 我來說兩句
關鍵字: 方以智
導讀:清順治八年、南明永歷五年 辛卯 公元1651年 方以智41歲 (秋八月,焦璉被害,密之作《血道場》以寄哀思) 靖江王與瞿留守式耜、張司馬同敞三。此外,汪職方皞沉于平樂、守將田勇自
清順治八年、南明永歷五年 辛卯 公元1651年 方以智41歲
 ?。ㄇ鋨嗽?,焦璉被害,密之作《血道場》以寄哀思)
  
  “靖江王與瞿留守式耜、張司馬同敞三。此外,汪職方皞沉于平樂、守將田勇自刃、焦國公璉為陳邦傅所殺、江御史見龍死于太平,一時發心者為建道場”
   方以智《無生寱•血道場》
  
  桂林三匹練,此外四條虹。
  喂虎自還愿,從龍莫說功。
  小民皆下泣,古廟自生風。
  且發栴檀火,鳴鐘咒一通。
  
  清順治九年、南明永歷六年 壬辰 公元1652年 方以智42歲 方中通19歲
 ?。ㄏ?。施閏章奉使粵西,過梧州訪密之,同趨冰井覓元結《漫泉銘》故跡,詠詩懷古,頗相洽。)
  方以智《無生寱•冰井和施尚白懷元次山》
  
  荒亭猶足撰良辰,抱甕烹茶久作鄰。
  歷盡滄桑留此水,可憐天地重詩人。
  濁流懶照緇衣面,長袖能揮青草塵。
  坐定枯腸為君洗,猗玕洞里血痕新。
  
 ?。ǘ?。父命方中德、方中通至廬山五老峰相迎,見面百感交集,涕泗縱橫。)
  方中通《迎親集•老父以世外度嶺北還,大父遣中通與伯兄迎至匡廬》”
  
  帝京死別到如今,萬里生還祗樹林。
  每對白云常屈指,一看黃面即傷心。
  字傳大父書中淚,夢斷慈親嶺外音。
  五老峰頭瞻日近,蒼天默默雨沉沉。
  
  方以智《借廬語•五老峰上兩兒來迎》
  
  天崩與汝封刀決,潛竄陽瘖成死刑。
  十年黑夜踐荊棘,雙脛磨盡千層鐵。
  五老峰頭兩不識,父一瞪目兒淚血。
  鹿湖堂上病哽咽,念此懸崖嚼冰雪。
  我在虎窟臂三折,只望匡子子驥轍。
  □□□□□□□,痛當窮歲嚴霜節。
  此骨但憑千百劫,且跪南浮草中說。
  
  清順治十年、南明永歷七年 癸巳 公元1653年 方以智43歲 方中通20歲
  
  方以智從廣西返桐,被逼出仕,不從,入南京天界寺出家,受具足戒。閉關高座寺看竹軒。
  
  方中通《迎親集•癸巳春省親竹關》

  “操撫李公,迎老父入皖,贈以袍帽。老父斥之,直奔天界。時杖人翁主天界法席也。三省馬公又欲特薦,屬父執劉阮仙趨行。杖人翁云:‘拉得去是你手段,站得定是他腳根。’借以得免。”
  
  吁嗟呼!天有無!何令我父剃發除髭須。
  只此一腔忠臣孝子血,倒作僧人不作儒!
  東西南北無塊土,不辭世外還家苦。
  只因老祖白發在高堂,豈是俗緣未斷牽門戶!
  皖江撫軍聞舊名,十輩敦請皖江行。
  我父策杖輕身徒步入,衣冠不改但愿捐此生。
  撫軍大駭忙下拜,須臾拂袖趨天界。
  又遇中丞好舉賢,海闊天空何狹隘。
  ……
  可憐富貴豪華之才子,一旦變作枯槁寂寞之禪。
  掩關高座看竹軒,人子何心忍見此。……
  
  方以智《建初集•涅槃矢》
  
  金剛玉劍三尺水,斷鰲截浪掀天起。
  五歷鑊湯淬百次,揮戴萬里到桑梓。
  煴火重煎骷髏髓,家常爐炭寒冰氣。
  涅槃堂中彈一指,指端吼出五獅子。
  須彌山在左右趾,毫發不動有如此。
  
  
  清順治十二年、南明永歷九年 乙未 公元1655年 方以智45歲 方中通22歲
  秋,方孔炤病逝于桐,方以智破關奔喪。
  方中通《先祖訃至•老父破關奔喪》
  

  三老版屋日無暈,當作西山自采薇。
  不意姓名存計紙,卻令衰绖上緇衣。
  五倫佛法情何異,三世君恩愿已迷。
  風雨一天江慘淡,煙波舟載淚痕歸。
  
  方以智《合山欒廬詩•合山欒廬占》
  
  “以十余年之鋒頭□衲,得依聚里之匡廬,多生障深,封刀度刃,鐵門附近,安我環中。誰料成破關奔喪之終天絕地乎!罪重須彌,何能懺悔!盡大地是一滴血,無回避處。嗚呼痛哉!”
  刀鋒濺血枉還家,劫火燒空大白車。
  砍斷鄧林成竹林,攪干瀛海是衰麻。
  孤臣畢命驅荒草,窮子驚魂恨法華!
  踴地擘天號不出,依然收入黑袈裟。
  ……
  
  
  清康熙十年 辛亥 公元1671年 方以智61歲 方中通38歲
  三月,“粵難”作,方以智在江西被逮,方中通在杭州沐足的地方入獄。
  
  方中通《惶恐集•聞老父廬陵自詣,飲泣書此》
  
  歷遍刀鋒后,空門亦化城。
  老親不畏死,人子敢偷生?
  兩地同時系,千秋此日晴。
  佛恩如有在,拭卻淚縱橫。
  
  
  清康熙十一年 壬子 公元1672年 方以智逝后一年 方中通39歲
  四月,“桐城難”作,方中德、中通入獄。后難解。
  
  方中通 《惶恐集•題結粵難文至,感泣書此》
  
  君不見,一門爭死稱孔氏,弟兄子母垂青史。又不見,西川豪杰附黨人,恥不與黨先自陳。彼為友朋尚如此,何況儼然為人子!吉翂、虞覬本同心,同此一片赤心耳?;匾淠炎骶櫛儀?,不料此軀存斯須。兩年系獄再系閣,今日猶存豈非天地之恩乎!不畏死,血滿紙,痛哭陳情詳院司。代父直心直如矢。悲號呼蒼天,聞者俱生憐。憐我不肯脫羅網,委曲導我真纏綿。嗟哉!吳道、郭揖原奇特,黃金百萬買不得。非是不尊宛轉之殷勤,乃深痛吾老親之不測。鐵錚錚,寶刀鳴!同父死,同父生!不敢重身輕白發,寧甘得罪粉吾骨。豈意使君感此言,竟將我詞直達粵。粵督疏上春風吹,賤子之名朝廷知。嗚呼痛哉粵難白!魂召不來哀孤兒。
  
 ?。ㄒ隕獻柿暇勻蔚辣蟆斗揭災悄昶住罰?
(責任編輯:一葦過江)

網友評論

棒球比分直播 nba比分现场直播 宁夏十一选五 北单比分直 辛运28 二分彩 皇冠即时赔率 腾讯分分彩 广西快乐10分 日本棒球比分直播 188篮球比分直播篮球即时比分网 青海十一选五 500万彩票网比分直播 湖北快三 北京pk10 2011中超足球直播吧